子公司前脚收购昔日素质教育独角兽“VIP陪练” ,后脚“小音咖”被曝失联、停摆

叶心冉2022-06-18 22:55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叶心冉 小音咖疑似跑路一事仍在发酵,围绕小音咖的两方均在维权。

据消费者提供的名为“小音咖维权信息汇总”的腾讯文档显示,截止到6月18日下午,已经有超过5000名消费者填写了文档,文档内消费者自行登记的预缴纳的学费目前共超过1.7亿元,多数消费者披露了合同编号。并且,小音咖内部员工和兼职老师也在进行维权。

员工突然被告知部门关闭

6月13日晚22时许,小音咖创始人李艾在官方公众号发出一封《致小音咖家长和老师的一封信》。在信中,李艾坦言“小音咖确实遇到了困难”,一方面资金紧张,另一方面尚未接到允许复工的通知,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活动。此外,李艾表示,启动纾困计划,着眼于线上复课。计划将老师的新的上课薪酬先以打折的方式支付,剩余部分分期进行支付。对于历史未发放的课酬,制定分期支付方案。

然而6月14日,小音咖的员工们却在微信群里收到了部门关闭的通知。小音咖上海金桥校区的一名班主任小玉告诉记者,6月14日,其发现公司的企业微信无法登陆,后台系统也无法登陆,页面均显示账号已被冻结。紧接着,部门经理通知各班主任,接到公司领导的会议电话,小音咖上海只保留全职老师部门30人,其余部门人员全部关闭。关于薪资问题,公司给出的说法是,目前没钱,先打欠条,等到以后有钱了再发。

图片1

(受访者供图,下同)

但小玉至今仍未见到有来自公司的任何加盖公章的书面文件,并且被告知要在近几日提交离职报告,因为下周将没有人事办理离职业务。据小玉介绍,之前公司的企业微信群中大概有超过880名员工。目前,他们已组建了两个员工群,其所在的仲裁群已经500人满员。

图片2

资料显示,小音咖隶属于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提供系统化的音乐辅导服务,有30+乐器品类,3000+音乐老师。据悉,小音咖提供线下教学点教学和家教1对1两种服务形式。小玉介绍,其校区内的教师,分为兼职教师、全职教师,但大部分是兼职教师。以其所在的校区为例,约200名老师,全职老师只有近20位。

据小玉讲述,小音咖在上海的教学点于3月14日关闭,原本3月15日应该发放2月份的工资,但一直拖到4月份才补发,此后再没有工资进账。目前,公司已经拖欠了3-6月共计三个月的工资,并且这期间的社保费用公司也未予缴纳。

据介绍,4月份,其曾向公司行政方面了解工资拖欠问题,当时被告知是受到疫情封控的影响,U盾在总部办公室,所以未如期发放。此后,小玉和同事们再没有收到来自公司的解释。

家长无处联系

与此同时,有大批消费者反映,目前联系不到小音咖的工作人员。而小玉则表示,公司突然关闭了企业微信登陆权限,导致她也无法与家长沟通。

关于“小音咖上海只保留全职老师部门30人”的这一信息,小玉表示,其认识的全职老师没有人接到此类通知。在名为“小音咖家长群(5群)”的微信群中有家长反馈,没有见到老师的名单,也没有人授课。另一位家长则在群中表示,乐器课程都是一对一授课,而且涵盖了各种各样的乐器,每一名学生的课程进度也不同,30名教师如何服务这么多学生?

根据在大众点评上梳理,小音咖在上海共有25家教学网点。6月10日,小音咖曾在公众号上发布通知,根据市政府相关防疫规定的要求,目前公司不设立任何线下接待点。将于6月15日起,开设线上服务热线,办理售后服务。

但目前公布的两个热线电话,记者拨打多次,均提示关机,拨打小音咖官方热线也未有人接听。

去年10月,上海印发《上海市民办培训机构培训资金管理指引》显示,鼓励商业银行提供专业服务,与培训机构、消费者共同实施银行定期划扣预收费管理机制。 培训机构与消费者和商业银行签订服务协议,约定专用存款账户开立、资金用途、资金划扣金额和时间、资金结算、风险提示、异议处理办法、争议解决办法等事宜。

可见,如果涉及银行定期划扣预收费管理机制,需要培训机构、消费者、商业银行三方共同签订协议,但多数消费者反映对此并不知情。

显示已有超过5000名消费者登记

6月17日,上海市消保委官方公众号对于小音咖的问题予以了关注,在公众号留言区域,大量消费者留言表示自己还有诸多课程未兑付。从反映来看,消费者的报名费用在3万到8万元不等。

据消费者耿女士表示,她在小音咖平台上为孩子选购的是买30节送10节的吉他课程,吉他老师是兼职老师。3月2日是最后一次在线下网点上课,6月1日,其与吉他老师商议恢复线下授课时,吉他老师提醒耿女士,他已经2、3、4、5月都没有拿到兼职工资。

这时耿女士联系班主任,电话无法接通,微信消息没有回复,“完全没有客户维护。”耿女士说到。

随后,耿女士加入了维权“5群”,据其了解,目前小音咖的维权群已经有13个,每一个都达到了500人的上限。

据耿女士提供的名为“小音咖维权信息汇总”的腾讯文档显示,截止到6月18日下午,已经有接近5500名消费者填写了文档,文档内消费者自行登记的预缴纳的学费,目前共超过1.7亿元,多数消费者在其中登记了合同编号。

图片3

(来自文档截图)

小玉表示,这一金额应该还未统计完全,很多家长可能还不知晓此事,因为企业微信被限用,他们还来不及通知家长。

多位家长反映,在报名时,小音咖工作人员会向家长强调,2021年12月,小音咖已经与上海银行正式开设资金监管账户。

据记者获取的一份名为《上海银行上海市培训机构预收资金监管服务合作协议》PDF版文件显示,甲方为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小音咖”公司全称),乙方为上海银行人民广场支行,合作内容包括乙方为甲方提供消费者个人账户中预付培训资金信息,乙方仅对消费者个人账户中预付培训资金进行监管,乙方不对消费者直接通过甲方渠道办理的现金、票据等资金的存在承担监管责任。

而此前的6月15日,上海银行方面曾回复媒体表示,小音咖是在2021年12月,和上海银行达成资金监管合作意向,并在今年年初,讨论推进在上海银行开立监管专户系统运行等具体的监管实施方案。但是,因为疫情的影响,相关的工作推迟了,目前尚未正式实行资金监管。

一边欠薪 一边收购?

吊诡的是,在欠薪期间的4月,小音咖还宣布了一笔收购。4月11日,小音咖在公众号宣布已完成对VIP陪练的全资收购,正式成为VIP陪练的独资股东。

正是这笔收购,让员工和消费者疑惑,小音咖在经营已经存在问题的情况下,为何还会出手收购?钱款何来?

天眼查信息显示,6月13日,“VIP陪练”所属公司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投资人(股权)变更、法人变更。股东由葛佳麒、姚立嘉变更为上海艺齐来艺术团有限公司,该公司系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法人则由姚立嘉变更为李艾。

4月这一消息一经发布在当时市场引起了不小的反映。VIP陪练曾是在线音乐教育赛道中的翘楚,获得过腾讯投资、蓝驰创投的多轮投资,郎朗还为其代言。

资料显示,VIP陪练隶属于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开创“一对一在线乐器陪练”,专注于解决琴童的练琴问题,提供钢琴、小提琴、古筝、长笛、二胡、萨克斯等32种乐器陪练服务。

小音咖的情况不容乐观,刚收入囊中的VIP陪练疑似也存在问题。根据接近VIP陪练的知情人士透露,此前时间,VIP陪练工作人员一直在筹备618促销事宜,原本预热活动要做到6月15日,但是6月14日晚间,公司要求全体员工将东西收拾带走,居家办公,停止售课,支付链接关停,只保留服务。

令人疑惑的是,在微博平台,VIP陪练的官方微博还曾在6月14日点赞了一条消费者维权小音咖的一条微博。

针对上述信息,记者致电VIP陪练的官方热线,一直未有人接听,同时在线上询问客服,也未有客服回复消息。有消费者在网络上反映,VIP陪练班主任联系不上,客服电话打不通。

VIP陪练主打1对1的线上模式,这样的商业模式又回到了线上教育烧钱获客、缺乏造血能力的质疑这样老生常谈的问题,此前,小音咖出手收购,曾被李艾形容为“强强联合”,但根据从消费者及小音咖员工处的了解得知,在上海封控期间,小音咖并未推出流程化、规模化的线上化工具、业务,而是老师与家长的自发线上化行为,同时老师在这段时间的课时薪酬也未予发放。

创始人李艾曾在小音咖公众号预告会在6月17日公布纾困计划的具体方案,目前仍未见进一步信息。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玉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华东新闻中心记者
关注华东地区上市公司,重点在消费、制造领域,善于捕捉热点,追踪有趣之事。 新闻线索联系邮箱:yexinran@eeo.com.cn。
少妇薄纱扭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