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建厂往事:为什么要在意水从哪里来?

资讯2022-08-05 14:34

无论什么时候,进入农夫山泉的店铺,消费者可以找到几乎适用于各类生活场景的包装饮用水。适合家庭日常使用的大包装水、适合婴幼儿的低钠淡矿化度天然水、爱茶人士喜欢的泡茶水、以及含锂型天然矿泉水。这些饮用水最北可能来自大兴安岭的漠河,最南可能出自广东万绿湖,也可能来自巍峨险峻的峨眉山或者梵净山。

自2000年宣布生产天然水以来,农夫山泉用二十余年的时间在全国建立了11处水源地。每一处水源地从发现到建厂、投产,都要耗费数年。负责水源地建厂的农夫山泉员工们翻山越岭,走进过林海雪原也抵达过天山脚下,用近乎孤勇的方式践行“天然、健康”的理念。时代可以很快,自来水确实很方便,但农夫山泉硬是把身处偏远的天然水源变成了便捷的瓶装水,搬运到全国的消费者面前。

在东北,极端天气下的挑战

一位几乎参与了所有工厂建设的员工,会如何评价农夫山泉各个水源地的工厂呢?

“东北最苦,山里最难”,是李强对农夫山泉建厂历程的总结。2000年,李强进入农夫山泉,除了当时已经建成的千岛湖建德工厂,此后农夫山泉每一处工厂都有他的参与。

李强参与的第一个水源地建设项目在长白山。1999年,农夫山泉的水源勘探师方强在长白山靖宇县发现了优质的矿泉。这座后来因“矿泉”而广为人知的县城,当时还是一个落后偏远的地方。后来探明靖宇县内优质矿泉达40余处,其中日涌量1万立方米以上的泉眼有5处。经过对水源持续的检测和追踪,农夫山泉确信,这里的矿泉是优质、无污染、适合长期饮用的天然水源。

1

(农夫山泉长白山靖宇工厂)

但即便如此,决定在深山里建厂的农夫山泉却成为同行中的“异类”。2000年前后,国内大多数饮用水企业专注于生产纯净水,这对水源地并无要求,只需在大城市周围建厂,采用城市自来水过滤即可。农夫山泉偏偏走向了一条成本高、周期长、艰难甚至称得上“苦不堪言”的建厂之路。

李强和同事们仍记得,第一次来到靖宇县时,他们住在当时县城里唯一的宾馆,每天坐着“倒骑驴”的三轮车去工地。“冬天的东北真是太冷了”,浙江人李强第一次感受到了从脚底向上蔓延的刺骨寒意。或许为了照顾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三轮车师傅甚至贴心地挂上几片布为他们挡风。

为什么要在冬天去长白山?李强解释,这些都是建厂前的准备工作。在东北,由于天气的原因,施工建设要在4月至10月进行,这期间没有冰冻。如果夏天来准备,那么建厂的时间又要再延一年。

2008年,农夫山泉又在长白山发现了莫涯泉,此地泉水经过冻土层、岩层的天然过滤与矿化,从玄武岩裂缝自然涌出,是难得一见的优质淡矿泉。而后的长白山抚松工厂从2008年发现水源到2015年建成、投产,前后耗费了7年时间。现在,农夫山泉玻璃瓶高端天然矿泉水、农夫山泉饮用天然水(适合婴幼儿)和农夫山泉运动盖天然矿泉水均出自长白山抚松工厂。

到了2014年,农夫山泉在黑龙江大兴安岭漠河又找到一处天然冷矿泉。这让农夫山泉基建部门的员工激动又忐忑。比长白山更苛刻的是,漠河地区全年无霜期仅有80多天,有记载的极端低温达到过零下53摄氏度。

2

(农夫山泉漠河工厂)

参与漠河工厂项目的吴承付回忆,尽管5月份开工,但是泥土里依稀可见冰渣。在漠河,冻土是绕不过去的难关。冻土分为季节性冻土和永冻层,季节性冻土厚度可达3米,在夏季会融化。如果在上面打地基,夏天就会出现危险。经过多次专家论证后,吴承付和同事们决定付出很大成本将季节性冻土换掉。用其他石料分层压好,才解决了厂房的基础问题。

一般来说,取水工程和生产基地施工同步开展。漠河是采取打井取水的方式。冬天的漠河,水下结冰深度超过60米。这就意味着,取水井要打到更深,通过水泵把水抽上来。取水工程团队面临的难题是,取水、放泵必须一次成功,同时还要防止水泵冻住。为此,取水工程团队在每个井口都安装了保温房。

3

然而极寒天气下,意外无法避免。入职没多久的侯小川调试设备时,遇到了取水井冻住的情况。发现时,水泵已经停了一个小时,井口完全结冰。重新调试水泵后,井下水压增大,井水如同火山爆发般喷涌,带着冰渣喷出井口一米多高。侯小川和漠河工厂的同事们被淋了一身水。当时漠河的温度已经有零下30多摄氏度,几个人从保温房出来,想象中井水遇风的刺骨寒冷没有发生。原来走到室外,湿衣服直接冻成冰壳,反而起到防风作用。他们上车后,冰壳开始融化,下了车走几步,刚才融化的冰衣服又开始上冻。直到他们回到室内后,硬实的冰壳才全部融化。

虽然建设过程很艰苦,但让每个人欣慰的是,长白山和漠河出产的饮用水都独具特色。长白山天然泉水由雪山融水经过地下火山岩、玄武岩长达60年的溶滤、矿化和运移,抛除杂质,口感清冽,而源自莫涯泉的低钠淡矿泉,在世界范围内都属于稀有。此后,广受市场欢迎的天然雪山矿泉水长白雪和农夫山泉天然水(适合婴幼儿)均出自长白山。而漠河则产出了稀有的富含锂元素的天然锂水。

“在山里,一切都得慢下来”  

为了寻找优质的天然水源,农夫山泉足迹也遍布名山大川,密林深谷。随着水源勘探工作的进展,农夫山泉陆续建立峨眉山、太白山、梵净山和武夷山等多处水源地。这些山中常年云雾缭绕,水量丰沛,自成一套生态系统。以四川峨眉山为例,这里每年山顶积雪7个月左右,大量雪水和雨水经峨眉山植被净化,渗入地下,透过地质层形成无污染的山泉水。水中含钙、镁、钾、偏硅酸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良好的自然条件才能产生优质的水源,但是取水难度也陡然增加。

“南方山里的时间和东北不一样”,吴承付这样看待在山里建厂和东北建厂的区别。这也是李强的看法,在东北要与天气和时间赛跑,而在南方多雨的丛林中,一切都要慢下来。在李强看来,山地建厂难在地势和环境。以峨眉山为例,生产基地海拔高度790米,水源地还要再高三四百米。面对地势陡峭的山峰,大型现代工程设备无法施展,一切只能回归原始运力。

4

农夫山泉的峨眉山水源地共有两个取水口,招标选中当地一家建设公司。“做完第一部分工程,预算就超标了。”李强回忆,做预算时大家认为水泥的成本是50块钱一袋。实际施工时才发现,需要人工背水泥上山。“成本一下子增加,工人把水泥背上山也要50块钱”,而且一位工人一天最多背两趟,施工周期变得漫长。

5

在山地建厂,需要把各种建材工具运至山上,零零碎碎的还曾采用过骡子驮运。一根输水管道重量通常超过六百斤,需要在没有路的山上提前铺好类似梯子的滑道,有时候坡度能达到45-50°,需要五六个人用绳子绑好管子,顺着滑道一起拉抬上山。光是运输建材,就要花费半年多的时间。

6

峨眉一年中,有200多天是阴天或者雨天,降水量充沛。多雾多雨的天气让参与工厂建设的人吃尽了苦头。吴承付回忆,当时干着就会下雨,“土方工程遇不得雨水,一下雨我们就只能停工,雨停了把水排除去再重来”。就这样,从寻找水源到开发、建厂投产,农夫山泉的员工在峨眉山花费了六年的光阴。

7

(农夫山泉峨眉山工厂,位于峨眉金顶背面山麓。每当天清气爽,能遥遥看到金顶霞光)

生产基地和取水管道完工后,还有调试环节。在陕西太白山工厂,取水口到生产基地距离23.5公里,这就是取水管道的长度。李强带着侯小川对管道每一处进行检查和调试。怕漏掉细节,他们只能步行。一个来回就是47公里,相当于一个马拉松。“早上8点出发,下午5点多才能回来”,李强形容当时的状态,回到住的地方,躺着连饭都不想吃了。想到第二天还要继续检查,心情更加痛苦。痛并快乐的是,他们检查后发现,管道每一处都符合标准。

参与过山地水源地建设的员工普遍认为,山里的日子慢,慢在工期漫长,慢在一切回归原始,这是他们必须面对的。从决定只生产天然水和天然矿泉水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农夫山泉要走一条艰难而漫长的路。

B面“搬运工”:先成为大自然的保护者

如果说高山峻岭只是不得不面对的天然屏障,那么细致入微的环保规则和对一草一木的敬畏则是农夫山泉主动给自己找的“麻烦”。

农夫山泉每一处工厂的选址,都经过了数年的考察、追踪、论证。即使找到了优质的水源,也还要跟踪监测两年以上。只有通过严格的第三方环保评估,并确定水质、温度、流量等等指标符合农夫山泉的严苛要求后,才会建立工厂。

“安装个水管能有多难呢?”进入农夫山泉之前,侯小川曾想当然地认为。毕竟他和管道打过不少交道了,之前做过很多市政工程,都有管道的设计和安装。入职的第二天,侯小川就被派往项目现场。到了工地之后,他才发现农夫山泉的水管和自己之前接触过的都不一样。出于“保护性开发”的理念,农夫山泉对水管材质要求更高,在复杂的生态环境中,需要遵守的条条框框多如牛毛。

8

在四川峨眉山生产基地,为了降低人工检查对大自然的干预,农夫山泉的厂房和水源地之间的管网设置有11个自动运行和报障的检修井。

“我们从设计取水管道开始,就要把周边环境看作重要考量因素”侯小川说。山上都是树木,没人去过那里,自然也没有路。侯小川和同事们只能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规划管道铺设方案。梵净山的取水管道长达14公里,并且需要翻过一高一矮两座山。出于环保的考虑,他们不能动山体,不能挖隧道,只能选择用架子支起管道。如果站在更高的山上俯瞰农夫山泉的取水管道,会发现它们大多弯弯曲曲,整个路线就像蛇形一样。为适应原有地形,不仅距离和用料大幅度增加,而且后期维护也变得困难。

在广西上林正在建设的工厂中,同样秉持“不能动一根乔木”的原则,管道为了绕过树木不得不切割的更短,然后将管道埋在地下1.8深处,去除0.6米的直径,留出1.2米的覆土,不影响草木生长。此外,管道材质和连接方式也要符合环保要求。在森林里,施工建材全部采用防腐环保材料,不能对土壤、植被和水源产生影响。因此,农夫山泉采用PE材质管道。连接方式也用热熔代替焊接,以避免产生明火。

9

“每个项目设计前,都会由政府邀请第三方权威机构进行环保评估,历时三四个月,包括查清楚周围的动植物情况。”农夫山泉的员工刘鸿介绍。而在工厂投产后,还有持续的保护原则。早在长白山靖宇生产基地落成后,在农夫山泉的动议下,当地政府在农夫山泉水源地周围建立了10平方公里的水源保护区,这是国内第一个按国际标准建设的矿泉水水源保护区。此后在长白山靖宇建厂的其他饮用水企业的水源地也都在这一保护区内。

10

(农夫山泉抚松工厂参观步道)

2012年,农夫山泉在长白山抚松县修建工厂。秉持只做“森林的过客”的设想,农夫山泉建造参观步道时把周围环境作为重要考量因素,首先考察地下是否有树根。如果有,就绕路另寻位置。步道也可以随时撤走,不会影响环境。

进入公司15年,吴承付每年只有一至两个月的时间在总部,大部分时间都在项目上。对于保护环境,他有着深切的体会,“虽然现在工程技术进步了很多,各种机械都有。但有时候还真是这些传统的老方法更保护环境,哪怕慢一点、费用高一点,但是有些东西是你必须要敬畏的对吧?”

少妇薄纱扭动